我們的爆料郵箱:jinrijiaodian@gmail.com

疑似回國人員跳樓 澳籍跑步女被驅逐

歡迎收看今日焦點,今天網上熱傳一個消息,一名回國人員在國內隔離點,跳樓自殺了,更多消息還在確認當中,但是這消息引發網友熱議。

也有人說:「小粉紅回國知道上當受騙,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,又有一顆玻璃心,所以受刺激跳樓很正常,」有人說:「這幫愛國者最盲目相信黨媒,最沒有主見,最心理脆弱,最容易受騙,也最容易想不開。最容易自尋短見。」也有人說:「相信黨媒回國的人,國內人眼裡他是投毒者,當愛國愛黨的五毛不相信黨根本不會回國。」「小粉紅們用生命支付他們的無知,可悲可叹。」

之前我們也報導過國外人員回來之後的各種條件,也有人回国遭隔离,嫌水脏3天没喝,想邮矿泉水,不被允许,与工作人员争吵招来了特警。 也有人對條件簡陋的隔離房間拍下視頻曝光,並抱怨在隔離點無法洗澡也不能開窗。

除了這名回國人員,最近一名澳洲籍「跑步女」成了網紅,被取消居留權,遣返回國。此人叫梁某妍,澳大利亞籍,就職於拜耳醫藥保健有限公司,3月14日由首都機場進入北京,工作居留許可有效期到2020年9月5日。為什麼她被取消居留呢,因為她回到國內堅持出去跑步,和相關人員發生衝突。
這件事也引發民眾眾多紛紜,有人說幸好是遣返回國,而不是強行讓她加入中國籍,然後定罪,也有人說也就是因為她是外籍的,要是中國人試試會怎樣。也有人說:「回到墻國就應該像豬,讓你怎麼做都要遵守,沒有什麼人權而言。傻瓜。」也有人說:「在哪裡都要尊重當地法律,不管你是哪國公民。」也有人說:「意識形態的衝突,在歐美日等自由民主國家裡,有公义人权的普世價值文明體系,即使是警察也要有法律依據才能管制別人的,別說普通陌生人強制要求管制別人。但是匪共中國,所謂的社會主義體制下,普通小區工作人員就可以管制別人。」

也有人說:「在澳洲自由和諧的社會習慣了,別對中國要求太高了。在國外基本每個中國人都戴口罩,本地人很少戴。」

也有人說她:「含趙量太低。」「反觀故宮開大奔,什麼事沒有。」「含趙量不高還嘚瑟。」這個趙家人特指中國的權貴階層,紅一代身居高位,紅二代要麼掌權,要麼做生意發財。「趙家人」出自魯迅的小說。阿Q來自貧困的農村家庭,他欺負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,同時又討好那些輕視他的權貴。富裕的地主家庭趙家,少爺中了秀才。阿Q跟著歡慶時,趙老爺卻一個嘴巴抽去:「呸!你也配姓趙?」

網上熱議回國的留學生被稱為背鍋俠,評論分析國內先假報新增歸零,疫情控制復工,忽悠海外各種粉紅回國,中共官方報「輸入型病例」增多,這個鍋就由歸國人員來背了,中共完美甩鍋,其次歸國的人被中共稱為巨嬰,中共通過對他們的打壓,來起到撫慰國內人的作用,看看國內多好,這麼多人要回國,這是中共的一貫作法,通過打壓一部分人來團結另外一部分人。

但實際的情況如何呢?最近又有大批的醫療隊支援湖北,3月14日開始重返「武漢協和醫院」,如果真如官媒所說疫情已經控制,為什麼還要去那麼多人呢。但大量信息顯示,整個湖北的疫情仍然十分嚴重,3月15號,有網友發一段視頻說,今天,湖北利川市醫院門口,排起了長隊,整個湖北又確診一些新增病例。當天,一名武漢網友也發推文說,武昌很多小區集中爆發感染案例。

3月10日習近平訪武漢當天,所有方艙醫院關閉,但是外界質疑放出來的人,很多根本就沒得到醫治,這增加了他們感染家人和社區的風險,最近全武漢設立至少三百個健康醫站,掛號2000人,掛號的主要還是方艙出來的那些人,就是去的地方換了個名字,不叫方艙,叫醫站。

維權人士楊占青發布一段錄音說,漢陽幾個小區武漢病毒又爆發,但武漢醫生說專家組已經不再簽檢測單了。 武漢醫生:「我們說這是政治學的診斷和政治學的治癒,像方艙醫院大規模清理乾淨所謂的病患出院回家,那太可怕了。」 一名曾在武漢方艙醫院當自願者的人說,九成出院的患者帶有病毒,不少人回家後出現病情復發並感染家人的情況。 楊占青發布的另一段視頻說,武漢醫院仍然人滿為患,急救車上的病人無處安置,醫院的人說連坐的地方也沒有了。多位湖北民眾也紛紛透露,整個湖北的疫情仍然十分嚴重,很多城市仍是「高危地區」。

大紀元獲得的疫情始發地武漢市的核酸檢測數據顯示,疫情依然兇猛,武漢市3月14日當天的實際新增確診病例數,比官方公佈數據至少多出22倍;而且,出院病人仍具傳染性,居家隔離中可能感染家人。武漢市在新增病例幾乎歸零的背景下,一天內竟然有逾四千人因為被確認為臨床確診、疑似、密切接觸者、發熱患者,而需要進行檢測。這就是在中共宣傳疫情消退背後的,武漢市如今的疫情真相。

21 comments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%d bloggers like this: